本科生 |TEACHING & WORKING
All the people who were interested in art
must be completely dedicated to it, and compensated in it.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学 >> 本科生 >> 正文
2020-09-09 本科生详情

《毕业创作》线上教学展

来源: 作者:

课程介绍

✦课程名称:毕业创作

✦任课教师:赵宏宇

✦开课时间:2020年3月4日-2020年5月10日

✦授课班级:2016级雕塑

✦授课方式:微信群

 

教学过程

第一阶段:动员和鼓舞

毕业创作是学生对四年所学雕塑专业课程的总结,有观念方面也有技术方面。作为指导教师,我希望学生们在这个过程中有所收获,通过最后的毕业创作能够尝试完整的提出问题、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

从大一到大四学生虽然有了四年的专业学习,但是真正涉及到创作问题的时候还是会有束手无策或者被一堆现实技术等问题困扰。就像学生的选题的之初,不清楚自己的喜好,不知道创作的方向,处在一种迷茫的状态一样。为此,我提出了两个思路:1、扬长避短;2、关注自身。

关于扬长避短,我认为所谓扬长避短的重点是发挥自己的优势,就毕业创作而言,就是基于我们自身的专业能力和认识,充分展示自己好的一面。

关于关注自身,我要求学生能够从自身的角度去发现自己的兴趣点与关注的问题,是自我再认识的过程,从而能够获得发现问题、分析问题与解决问题的能力。因此理清学生的创作思路至关重要,每个学生通过关注自身发现自己的喜好,会逐渐产生丰富多彩的艺术创作的灵感,这个过程本身对于学生是有益的。

 

第二阶段:构思与创作

王亭亭同学有胃病的困扰,所以最初她画了一系列的“胃”的形象,想以具象的方式表现自己胃痛的形态。进一步的梳理让她开始思考胃病产生的原因:缺少睡眠、少食、吃大量的垃圾食品以及生活的不规律……在这个思路下,王亭亭提出了“喝多的胃”、“黑着眼眶的胃”、“冰霜附体的胃”和“垃圾食品的胃”等方向。从中提取到“垃圾食品”这一关键词,并且探讨了垃圾食品与胃和身体以及垃圾食品与环境关系的问题。最终决定以“胃”的形象作为创作符号,以垃圾包装袋的形式进行填充,结合温度、音效等元素做成大体量的装置雕塑。但受疫情影响,最后选用食品包装袋为创作材料。

黄嘉敏喜好音乐、擅长吉他,有写日记的习惯。因为她的成长经历让她对“共情”这个问题有一定体会。从中她找到了“沟通”这个关键词。
通过探讨沟通的主体(父母、情侣、朋友),沟通的方式与内容(委婉、敏感、误会及三观不合),以及对网络虚拟的沟通方式的讨论,逐渐明确了沟通能带来“温暖”这个创作主题。

这期间偶然她听到了一则关于52赫兹鲸鱼的故事:这是一只孤独的鲸鱼,因为其他的鲸鱼都和它不在一个声音的频率上,所以它们发现不了这只鲸鱼……这个故事让她决定用鲸鱼作为创作的符号。

作品最初设想是高悬于空中,以线性的方式呈现,配以52赫兹音频,反映沟通的主题,最终受疫情影响,家里空间条件受限,只得以电脑建模,虚拟展示。

刘梦同学向往自由,性格开朗又有脆弱的一面。她希望自己的作品是简单的、漂亮的。创作构思阶段的反复打磨让她逐渐产生了压力。这里面有她对自由的渴望、对美好的愿望的期盼,也有毕业在即面临的种种问题、种种不确定因素的困扰。通过审视自己的性格,和对“自由”与“简单”的追求,她打算使用“云”这个符号。刘梦擅长陶艺,最初决定用陶瓷作为雕塑材料。但受疫情影响,最终调整为纸质材料。

裴欣欣同学的思维是比较活跃的,并且在学习期间就找到了自己的表现语言。毕业创作初期她希望延续此前的艺术风格,希望把绘画性融进雕塑。最初希望通过线去割裂空间,用雕塑展现一种侵入空间式的效果。不过草图阶段效果不佳。于是提出另外一个方案,通过折纸把记录生活的绘画融入雕塑。
裴欣欣的作品有绘画的特征,通过有机材质以空间的形式呈现,可以产生很好的场域性。受疫情影响,最终有机材质换成纸质材料。

仝保寅同学的具象雕塑能力比较好,因此他希望能够在创作阶段仍然在具象雕塑上有所突破。一次谈话中,他谈起自己从小到大的生活和受教育的经历等都是被家人安排的,并非自己的选择。这次谈话让他对自己的成长经历开始反思。提出了“我想干什么”、“我想成为什么样的人”,甚至“我是谁”、“我来自哪里”等一系列问题。最后,他希望通过塑造自己的形象对自我有一个新的认识。
仝保寅的“自我内心”是学生对自己未来产生困惑进而对自我提出疑问,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和哲学意味。作品最初设定是制作成超大的意象雕塑。受疫情影响,尺寸缩小。

于斌同学的想法比较多,想做的也比较多,也很勤奋。因此最初他就提出了三件作品的构思:

1、将速写做成具象雕塑,以此来研究雕塑形体、空间以及与绘画的关系;

2、装置雕塑,以玻璃雨滴布满空间,探索一种场域关系;

3、表达自己爱情的认识,以一支手臂表达爱情中的一种无力的状态。

三件作品我认为都是可行的。而且每件作品都会让学生会得到很多收获和锻炼。最终确定了爱情的主题。

于斌的“爱情”是学生从自身情感精力出发进行创作。他试图通过“手”的肢体符号表达情感失落的情绪。因是具象作品,所以受疫情影响较小,只是体量改小。

曹婉蓉同学最初提交的创作意向是有关抑郁症的,这是因为她有过接触,同时这也是一个社会问题。不过这个主题在毕业创作预审时并未通过从这个思路出发决定以年初的新冠疫情为主题进行创作。通过探讨疫情的发展过程,形成的社会现象,从中找到关于人的两大基本生存条件:“健康”与“自由”。最后决定以“口罩”为符号进行创作。疫情让戴口罩成为了新冠疫情以来的社会现象,它一方面限制了我们的呼吸自由、交流的自由,同时也保护了我们的身体健康。作品设定为悬挂装置雕塑,尺寸可变,材料选用具有媒体意义的报纸、海报等。

本组最终形成7个创作主题分别是:“自身健康”、“压力”、“沟通”、“爱情”、“想象的可能”、“自我”和“疫情”。结合创作主题,学生逐渐完成了毕业创作工作。

第三阶段:拓展训练

疫情的持续影响,延迟了开学的同时也让毕业展览改成线上展示。学院要求5月20号提交毕业创作图片做线上展览。这使得学生作品将以平面方式呈现。雕塑是空间艺术,展示的角度和环境的选择都对雕塑有很大影响。毕业创作构思之初是在疫情之前,无论是作品的形式、展览的方式都是基于展厅空间进行的构想。平面展示会使雕塑的观赏效果受到影响,消弱了原有计划的视觉冲击力。

所以为了更好的展示作品,在选取拍照环境方面学生们做了多种尝试。比如刘梦的《拨云见日终有时》是在自家稻田中拍摄,于斌的《那霍乱般的爱情》是以森林为背景。这两件作品的照片提交给我时,给了我很多启发,我发现他们的作品中已经有了大地艺术和行为艺术的部分特征。用照片记录雕塑让我们萌发了利用多种艺术相结合进行创作的想法,然后就是讨论怎么记录,使之变得完整,有效,这个过程中发现视频是最佳的记录方式。

那么,既然原有的创作计划已经完成,可以在此基础上探索一下作品的延展性,一方面让学生以“玩”的心态在享受艺术创作过程的同时探索艺术无限的可能性,体会艺术的本质,另一方面,希望可以从新的角度探索创作的主题。视频的形式让学生尝试了一种全新的创作过程,这个过程增添了许多趣味性也丰富了原有作品主题的内容。视频最后效果较好,虽然还存在很多这样那样的不足,还有很多待调整的地方。但这种形式对学生是全新的尝试,同样这一过程大家都收获良多。另一方面也证明了视频展示雕塑效果会比线上的平面展厅更加直观,它也让学生在创作过程中要传递的感受更加清晰。


学生作品展示


《拨云见日终有时》
60cm*60cm*40cm 六件材料:纸作者:刘梦指导教师:赵宏宇

 

《万象》50cm左右、20CM左右两个。创作材料:纸作者:裴欣欣指导教师:赵宏宇

课程反思

 

在二次创作过程中,每个人都面临着不同的困难,但学生的积极性都是很高的,可能是新形式、新技术带来的趣味性的吸引,也可能是想象的无限性和可能性带来的作品的未知性的期待。其中作品《疫》充分发挥了线上展览的优点,融入了绚丽的视、听效果,作品完整,同时将作品主题“生命、健康”做了充分的阐释,将原有的主题拔高到新的层次。

《拨云见日终有时》是一件不受空间、时间影响的作品,作品融合了大地艺术、行为艺术、可以随时随地的创作,具有无限的可能性,是一件非常优秀的系列作品。作者用视频记录了该她乘坐火车,去了城市,到了海边,最终回到乡村稻田的原点,充分的阐释了“自由”的主题。

作品《万象》是对日常生活一景、一物的记录,是生活的,充满了生命的力量。视频中记录那艺术感极强的红色的砖墙,以及风吹云动草香的景象。《万象》表达了想象的无限可能性也是该同学旺盛的生命力和积极向上的精神的再现。

《喂!胃》是要表现病态的胃,视频还原了最初对作品的设定,具有视、听感受。利用进食的声音,制造氛围,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故事情节。它既是胃病的形成过程,也是作品完成的过程。视频很好的利用了线上展览的优势。

《那霍乱般的爱情》在拍摄过程中,作者于斌希望拍出王家卫般的影视效果来讲述自己的故事。通过空间、时间的变换阐述细腻的情感。视频的创作过程中,于斌对电影手法、剪辑技术以及审美素养都有一定的认识和提高。

52赫兹》与《本我》因病痛及其他原因并未进行二次创作较为遗憾。

受疫情影响,原本的展览馆内的展览变成了线上展的形式,这样导致了空间展示变成了平面展示(观看方式的改变),因此如何丰富作品的展示形式成为了创作后期面临的必要问题。 作品最终以视频的形式呈现,综合了大地艺术、行为艺术、装置艺术、新媒体等多种艺术形式,形成了多种艺术手法融合展示雕塑艺术本体,进一步阐释作品的内涵。这样即打破了学生固有的思维界限,同时还原艺术本来目的,以游戏说的态度增加创作空间的可能、艺术的可能、思维的可能。